华南农业大学校园青年诗人九人展

作者:admin来源:作者:刘莹、胡婵玲等 时间:2016-12-06点击:497

返回

编者按: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里,读诗写诗是一种潮流,多么有范,做个文艺青年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当今的大学校园里,写诗是件奢侈的事,甚至连承认自己喜欢诗歌都需要勇气。然而,依旧有一群人,在他们花季的年华里,与诗歌一路同行,用诗歌记录自己的成长……

1、刘莹

【个人简介】

  刘莹,女,90后,生于湛江,长于广州,大三学生,现读于华南农业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热爱文学,尤爱诗歌,《蓝》《梦见北爱尔兰》《最长的电影》等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奖项。爱好广泛,热衷旅行和民谣,略通书法和绘画,笃信“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

《走吧》







走吧,走

莫让恶意烧伤了你的面容

夏天最后的温柔

让秋去收割

什么都不要言说

牵紧我的手,走吧



走吧,走

莫怪他们撕裂了尘滓污垢

冬天熄灭的柴火

让春去点燃

剩下的咽喉单薄

拉紧我衣袖,走吧



走吧,走

莫须在意世人缤纷的瞳孔

黑夜种下的罪恶

让光去洗白

捡起瘫软的灵魂

跟紧我眼眸,走吧













《一隅》







漂亮的阳光在南方

不讨喜的 像颗融化的糖

没有孩子想要

除了惊艳的寒冬

光着脚丫 轻轻地

狠狠地 踩下一脚膨膨

从高高的雪峰滑下

化一只滚圆滚圆的雪球

北风也可爱得很

大话全被它吹到那些人

怕冻的身体里去了



他双颊的绒毛闪起光来

四只眼睛唱起歌

张口就一绕温暖的雾气

带我泡在喜马拉雅山 某处神秘

不为人知的温泉里 悄悄地

攥着我的半个灵魂

睡在某个短暂的夜晚

半梦半醒间

对着从窗外拉进来的月亮说——

嘘 记得把故事藏好

听众只拥有一隅

















《中间者》







如果浓云里涌起更浓的云

如果黑眸打磨成更黑的夜

可能他愿意,在每座城的日暮时分,去等

就算漫无止境也一定会出现的,落黑的时刻



可是你看,云总是漂荡无依的

连同黑夜,也只是黎明前一隅心不在焉的摆渡

他等不到真切,凛然的温度



一定,一定存在吗?



模糊的影子说起决绝的话来

乌云流入海洋,飞回天上

青鸟被折了翅膀,眼眸就燃起欲望



他看见了,也没看见,仿佛夜盲症患者

他听见了,也没听见,掩盖掉刺耳

他妥协了,也没妥协,逃避两难境界

他是歌颂者,歌颂着受难者的盈眶热泪

他是受难者,受难着歌颂者的奉承阿谀

他激励着逃避者的逃避

他逃避着激励者的激励



他成为一个软弱的中间者。



云有时也停,堆堆垛垛

膨化虚幻天国,茫茫沫沫

黑夜偶也格外漫长,长得足以无眠

他藏身夹缝,欲言又止。躲开繁星

狂妄又小心地一路驰骋



一定,一定存在吧?

2、胡婵玲
【个人简介】

  胡婵玲,笔名 夜的孩子,喜欢文学,尤其热爱诗歌,海子,席慕蓉,顾城等都是我喜欢的诗人。喜欢在黑夜里静静思考,想很多不着边际的东西,天马行空。曾获得校“诗心 农情 中国梦”诗歌创作二等奖,文学采风“心灵之旅”作文大赛二等奖。始终相信,即使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仍可以用它来寻找光明。希望做一个在文字间取暖的孩子。

《潜意识》







夜,撩开它温淳的眼帘

安静着 凝视着 寻觅着

心,打开它绵密的血管

奔腾着 窥视者 兴奋着

纤柔的月色 脱下容华

在黎明破晓前

芜杂的思维 卸下包袱

在黑暗褪去后

昏昏沉沉 浑浑噩噩

潜意识的失魂落魄

夜半嘶鸣的野兽

惊醒潜意识里的冷漠



微博的眼神 瞥见夜的星辰

恍惚恍惚 是星光的投影

是月的眼眸

茫茫然 是迷失的秋雨荡起的朦胧

而今醒来 寻觅不到

仍是潜意识的迷雾











《渔火未眠》







古老的时钟

从容不迫地

敲了十二下

沉闷的气息

在寂静中游离



橘黄色的灯火

勾勒出她紧皱的额角

手中的针线

心不在焉地乱蹿

她抬头眺望

遥远的海面上浮着

一豆灯火

有了些许心安



海水拍打着岸边的石岩

拍打着夜的暗黑

她的叹息

轻轻淹没在

狂乱的涛声中



咸涩的海风

灌进她瘦弱的胸膛

灯熄灯了

她的心 未眠













《我看见》







我看见

黑夜闭上眼睛

黎明揉开眼皮

我看见

蓝色的藤蔓爬上屋檐

夜深时开满芬芳

天亮时不见踪影



我看见童年的影子

在沙滩上玩耍

贝壳沐着阳光浴

追着影子

欢乐起舞



我看见

海里的浪花

层层翻涌

挥动同样的欢腾的影子



我看见

篱笆里偷食蔬果的野猪

扬着耳朵

时刻准备落荒而逃

留下杂乱无章的脚印



我看见

隔壁家的婴儿

在摇篮里沉睡

嘴唇微微蠕动

甜美的笑容映在妈妈的心坎



我看见

未来近在咫尺



我看见

时光逃离

渐行渐远

3、杨曾宇
【个人简介】

  杨曾宇,笔名曾曾,迟雨。90后,生长于新疆,现就读于华南农业大学,前任校菁菁诗社外联部部长。从小热爱诗歌,在各类活动中均有不俗表现。2015年参加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大学生特别奖;入围武汉大学樱花诗赛决赛。

《前方路黑》







火车灵活的在绵密的暗流中游动

暗云像横斜的藻荇般软垂

晚点一小时零十五分后

我们开始交谈

关于流动的田野,俯冲而下的鹰

去年冬天走失的那片松树林



我们遗忘踩在脚底的夏荷。一些生活的枝杈

凭直觉的快刀披荆斩棘,打捞海底燃烧的火种

隐瞒藏在身体里的利刃,手掌上竖起的藩篱

时间孤立,凝结成一条冰河

我们挤进缝隙,窃取花蜜

把掉落的词藻一一拾起,

包括温柔和节制

要小心放入口袋里



夜像个宿醉的人,踉踉跄跄

一头撞破了雪山,顷刻无数河流涌出血管

火车一跃而起

追赶悬在天隅的蛙鸣



前方路黑,我们要各采一颗星星

提着相互照耀









《溺水》







三月的某一天,你一夜白头

你想,你该回去了

三十年,人间烟火让人深深埋首

颈椎病,白发,青光眼接踵而至

日子越熬越薄

寡淡无味,剩下些药渣治标不治本



绿皮火车逐渐离雪山,羊群

越来越近,沿途铁轨枯萎掉皮

荒原的腹腔被切开

露出驼马森森的尸骨

你眼睛里压着两座雪山

今年天凉。不能彻底奔涌而出



多年以来,你脊椎骨总暗自作痛

岩浆灼烧般提醒你

那里曾被利刃割开,把你骨肉分离

把你灵魂的一小片生生钉在异乡

从此,你血管里的血液

一支向北狂奔,一支慢慢向南流



近乡情怯。其实你并不觉得

你只觉得自己

像一条豢养的鱼被放回大海

突然扩大的自由让你无所适从

记忆能到的地方,身体终不能抵达

穿过心脏的暗流压得你喘不过气

一只鱼在海里溺水翻白



你终究选择

躺进村头新播的一亩麦田

你觉得自己该属于这里

那是在梦中反复练习过的结果

你失落般满足般,长喟一声

麦浪薄如蝉翼,厚如积雪

春风十里百里千里

你可以流泪,但不要回头











《代价》







其实

她二十二岁就和死神干过一架

最后大牛把馒头给了她

三天后,大牛干瘪黄瘦的灵魂

被死神收走了





八十三岁的时候

她的白发像野草一样茂盛

有阳光的时候,就像晾被子般

把自己拿到院子里

锈迹斑斑的心脏和发绿霉的毛票

都要摊开暴晒消毒



死神又来宣战

但几次,她还是均从掌心擦过

只是,被镰刀击中腰部

从此以佝偻面对世人

却得以保存双目

作为代价

死神带走了她的两个女儿

一个都没留下



她嚎啕大哭,像一根腐朽的粗木

被一千只黑蚂蚁不断啃咬

身上的伤疤打了一个又一个补丁

烂了心肺,但仍然不倒下

她求死神让她输一次

死神允诺了



而后

她又活了整整十五年

木然的,像一只苦鬼

一个瘪气的口袋

在这人世,多一口气而已

死神说: 这就是代价

4、罗晴
【个人简介】

  华南农业大学人文与法学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热爱生活,喜欢阅读,喜欢思考,偶尔写点小文章。

《我离你太远了》

夜幕下

我打开清晨在你脸上的那缕阳光
那只在广场啄食的顽皮鸽子
毫无征兆地拍打翅膀飞走了

好似你欲言又止的神情

转瞬即逝的任性



你的歌声吹散在风里

你的泪珠晶莹
滴落下来
将字字句句放大
突兀刺进双眼
我的双手冰冷
怀抱温热

我离你太远了
这不是我疏忽你的借口
我们中间隔的
是我想要亲近你的愿望



《停留》 



明信片里的字
带着你五月吹过的风
辨不清是香甜或是腥咸

现在该是下一站了
你总在夜里启程
夜色浓重
庇护着一切
遮盖着空荡和不安
你是这一点点小小的灯火
融入城市安静的背景

年轻人总是在路上
寻找不知名的远方
如若不跌宕
反似白走了这一遭

可是,你啊
不要总是在告别
现在就是最好的岁月







《聚》







我站在那

人来人往

无数的人与我相遇

又路过了我

我们的故事

相遇就是结局



车厢里

妈妈抱着哭闹的孩子

她年轻得无计可施

低头的年轻人只微抬眼眸

哭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疲惫地倚在车上的女孩

闭着眼皱起了眉头

相偎的恋人

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孩子渐渐停止了哭闹

许是激不起一些波澜

让他有些扫兴



车停了

身体晃动

人们只在这时微微靠近

下一秒他们涌出车厢

四处奔散

5、王畅
【个人简介】

  王畅 男 华南农业大学15级汉语言文学学生,现任校菁菁诗社副会长。爱生活爱运动,兴趣爱好广泛,唯一坚持下来的是对诗歌的热爱。坚信诗歌能滋补人的心灵。

《星空》







繁星点满夜空,

像每一个针眼,一针一线

穿插了她无比的思念。



她的背影如夜一般孤独。

皎月如玉,那是她的眼睛

落在黑色的衣襟上,

来来回回凝视着,

每一颗星星。











《第一支烟》







日子在海上航行

船留下一波一波的行迹

昏黄的光落在她长发上

香烟一根一根地燃烧

像止不住的伤痛,她满脸是泪



沉重的夜色弯了下来

船在海里发颤,抖落了

白天迟来的恐惧——

男人嗜烟如命

贫瘠的日子里,它割着

女人抽丝剥茧的积累



她累了,抵不住一丝波澜

船上锈迹斑斑,男人不知道

烟里有女人的精打细算



在翻来覆去的日子里

女人开始了第一支烟







《冬树》







它丑陋得仅剩枝桠,

皱起的皮——沟壑般地穿在身上,

像一个流浪者,

被遗忘在天空的边际。



它表面的魔爪,狠狠地

伸向天空,并且分裂,

怀着丑陋的形态,

挑衅周遭,甚至是

天空的看法。



风停歇在它每一寸枝子上,

炉灶里的火焰因它而起,

树叶落成整片土地的肥沃,

它默默地坚定生命的价值。



当叶芽凸现,

它又将创造一个新的春天。

6、刘嘉怡
【个人简介】

  刘嘉怡,华南农业大学2014级中文系学生,广东东莞人。喜欢文学与幻想,享受文字带来的世界。诗歌、散文等曾在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比赛、校诗歌创作与朗诵比赛等获得奖项。

《等待》







时间和白马在赛跑

他别在她耳边的花儿早已枯萎

她虔诚等待的姿态

安静如一幅水墨画



她知道他是天空的孩子

在空中飞行时的他笑容那样张扬

命运的齿轮偶尔也会故障

风的肆虐和雨的张狂

他的灵魂就这样永远留在了天空



光秃的枝头长出了新芽

蝴蝶恋上她的肩膀

她知道花儿盛开的秘密

她懂得鸟儿歌唱的惊喜

她理解世界运转的原理

她只是在等待,等待着一阵风的到来

将一束小小的雏菊送到天空里

这样,他就能收到她的思念了







《故乡》







我一直在流浪

摸过高山的岩石

踏过千层的海浪

有一天

我见到一颗榕树

像极了故乡桥头那抹绿

我踏上回程的路

回到故乡

记忆像出了误差

故乡没有桥头

也没有榕树

邻里的孩童笑着问

你从哪里来

坐在旧屋门前的石阶上

我听了一夜的雨声

继续流浪的路









《她》







烫染的卷发

脚步声里轻轻摇曳

七寸的高跟鞋

地板上哒哒作响

镜中苍白的面容

被一层层的脂粉遮掩

曾经的热血和欢笑

在饭桌上酒杯的碰撞里

敲碎了所有的光荣和理想

日复一日工作的齿轮

不能拥有灵魂和思想

月色染透故乡

母亲在病房轻眠

一个人的城市里

她没办法不坚强

7、王舒婷
【个人简介】

  王舒婷,华南农业大学2015汉语言文学专业,曾获全国大学生作文大赛三等奖,华南农业大学诗歌征文大赛三等奖。

来自贵州省的一个少数民族姑娘,一个天真烂漫的一个幸运儿,热情随和的笑是我永远面对世界的唯一方式。

与诗,如一对深爱的恋人,我不懂诗,诗也不懂我,但我们却欣赏着相爱着,陪伴了十几年。从来不去强求它,只是静静的觉得它好美好美~~它来便记下。淡淡又深深的爱着。

《以花为马》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我在来到这世界之前,与你相遇

我与你,一见钟情

你与我,相守一生



我要最你最忠诚的孩子

你带着我奔腾,跨越永远

带着我冲破黑色的天空,邂逅彩虹

带着我去那远方,看远方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分钟秒钟都在加速泻流

尤其在三月

但,我仍然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你伴着我,随时

我想着你,随地

你我,相濡以沫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我与你错过一生

但还有一世

我一定会抓住你的手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南方的紫荆花

我要做你最忠诚的孩子

北方的樱花



以花为马

与你

去看比天空更高的天空

去看比远方更远的远方







《黎明前的白蛇》







孟婆汤中的石头

黄河里的纸船

在星汉的影子中觉醒



美丽的公鸡和可爱的乌鸦在转圈圈

北方的天空有断鸿要找的民歌

白蛇向黎明投起白色的头

黑夜终于抚摸到我的身子

那是在十月 轨道仍然在歌唱

桂花枝上挂着一潭深水

裹着一颗白色的灵魂

你看不见她

你仍然看不见她







《重回大海》







山上的彩鱼

路边的水母

我懂你的故事

虽然,我只是一只千年的蝶

划过大海

我成了长脚的蜻蜓

凉中暖意撒满翅膀每个角落

以油轮声为指南针

勾起心间的遥望

水花如练

包住了整个年轮

嘈杂的乘客的呼吸声

震醒了淡黄的空气

重回大海

一个曾经向往过相知过的天空

一个如果世界和它需要都会义不容辞的故里

        ——致有过大海故事的你

8、周欣怡
【个人简介】

周欣怡 中文人

闲来无事 写写小诗

可以抒怀 可以明志

《长大》







我数着你新长的牙齿

一颗又一颗

等你露出幸福的笑容时

我知道你长大了



我看着你的眉眼

一次又一次

等你眉眼里有了故事时

我知道你长大了



我看着你的手掌

一遍又一遍

等你手里攥紧了人生时

我知道你长大了



时光里

你不动声色地成长

我悄无声息地老去

如果我能陪着你

那该多幸福











《情怀》







情怀是一种食物

可以被咀嚼

它被咬成小块

在胃里慢慢消化

于是那青春的糖衣啊

便被分解在众生的肚里













《十九岁》







空气是有味道的



走到樟树下 它是树叶的味道

走到水池边 它是浪花的味道

走到走廊上 它是穿堂风的味道



雨后 它是泥土的味道

初晴 它是阳光的味道

那今天 它应该是我的味道了吧

那是属于十九岁

自由的味道

9、徐海超

【个人简介】
  徐海超,男,1997年生,浙江丽水人。现为华南农业大学旅游管理系15级学生,爱摄影,爱旅行,爱写诗文。2016年秋季赴台湾静宜大学交流一学期。人生的座右铭是“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在初冬的关山镇》







像散落的稻谷一样散落在稻田

黑乌鸦,麻雀,还有残旧的余晖

火车从右侧的铁路飞驰而过

哐当哐当哐当

高山上的云匍匐前进



冬天的冷从一根热腾腾的甜玉米开始

在关山镇做着不完整的梦

眼睛到秋景的距离

中间隔着一部分故乡逝去的模样

几年前老去的亲人陆陆续续

飞上天当星星



我学着外公,爷爷

在秋后劳作过的稻田里

吐出肺里绿色的浓痰后眼睛一眯

缓缓落下的黄叶

枯萎成初冬关山镇的凉意











《你和我》







你从山中来

我从海边来

你带着迷蒙的雾气和一把柴刀

我捎着咸涩的海水和一张渔网

你吹起山上的风

我吐出天上的雨



大风大雨浸透满地花红

像梦魇般不断袭往

你我昨日留情的河谷

堵住河水的来路 去路

困住我们逝去的岁月



等待是一道漫长的光束

穿越厚重的云雾和地下暗河

剧烈地打开我们的拥抱

你要走我要留

我用网困住了你

你用刀砍碎了网



那几年说好一起走

而如今你往山我往海

我难留你好走











《离家出走》







喝不完这过于浓稠的夜色

必须上路,到很远的远方



老钟在墙上用指针划开时间

月亮是刚到一半的圆

风是耳边灌进来的风

井口旁新长出几口坟墓

埋葬临走前的感伤与无奈



拉起自己的手奔往苍茫

忘去所有熟悉的面孔

只是从未曾想过

你竟然如此从容地送来暮色

不在某地某时而在此地此时

星星仍然是抓不到的星星

我还是无法开口讲出我的荒诞和寂寞

结语: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成长的道路上,诗歌是一束光,指引我们向前进。